欢迎访问贵州省国防工会!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防艺苑 >> 正文
三线是中国历史的备忘录
——《沧桑记忆》在安顺举行首发式感言
来源:贵航集团三零二医院  作者:童鹤龄  编辑:省国防工会  日期:2016-08-25  点击率:41  [我要打印]  [关闭]
摘要:

引题:

关键字: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这是三线人家公众号的开篇名言。读着,会生出一种浓浓的三线人的情结。

8月20日,一本由集聚在广东的贵州三线人发起并汇集全国“三线家人”的三线人家集萃《沧桑记忆》在安顺凯旋大酒店举行首发式。这是一本记录三线人在贵州、在安顺、在云马厂工作生活为内容的书,全书参与创作的作者近百人,每个人都以自己的经历为题材,叙述那些令人难忘的的青葱岁月。

百余名来自广东、湖南、河南、广西、安徽、江苏、杭州、贵阳和安顺的有过三线工作或生活的人汇聚一堂,出席这本由如今生活工作在广东的三线人担任总策划,仍然生活工作在贵州的三线人担任总编辑的书,这在贵州不可多见。广东的三线人士之所以将首发式放在安顺,是因为他们是从贵州、安顺的三线企业走出去的三线第二代、第三代人,他们的祖辈、父辈都在贵州、安顺三线地区工作,正如社会流行语“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三线生活的岁月给他们留下了铭心刻骨的三线情,在发达地区工作生活的他们,多年来只要聚会在一起,因为相同的经历、相同的感受始终坚持自己是三线人。每次聚会,他们的谈论不同而约地想为三线人营造一个精神家园。

三线,近些年来一直是热议的一个话题。笔者因为是半路出家走进三线企业的人,三线建设走过了50年,笔者虽然不是三线建设的拓荒者,却在三线企业的“圈子”里有37年的经历与阅历。年近70岁的我,也算老三线人了,所以我一直以三线人自居而自豪。因此,退休之后一直在搜集三线建设相关的资料,研究撰写关于三线建设、三线精神、三线文化的文字达四五十万字。2009年春节期间播出的8集系列片《龙腾东方》,原本构架没有三线的篇章,贵州的三线人不乐意了,提出应当增加关于三线建设的篇章,有关领导就把任务交给了我,并给我提供了许多关于三线建设的“保密资料”,让我了解建设三线的初始动机与规划布局,看到如此“涉密”的资料,我的心被震撼了,我用一个星期的时间编写出关于三线建设的专集,拟片名为《三线巡航》,于2007年4月3日—5日在中国一航组织的专家组进行审查修改,后于9月在北京修改定稿。2015年,纪念贵州国防工业创建50周年的老照片摄影展,我又参与了卷首语及各个篇章文字稿的编写。这些,皆因我是三线文化人。

从2015年8月1日起,广东的“三线人家”正式对外邀请三线人士入群。我的好友、在广东工作的中国商协会服务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主任王刚先生向我索稿,我将3万多字的文稿《三线——一座历史的丰碑》(连载)发给了他,后来许多航空三线人告诉我说,他们在“三线人家”微信群里看到了我的这篇长达16期的连载,他们为我从深层次揭示中国三线建设的许多鲜为人知的、曾经秘而不宣的材料感到惊叹。不久前,一位云南大学读博士学位的三线人的后代正在写20万字的博士毕业论文,内容是关于中国三线建设的研究。他几经寻找,并问上门来,我与他进行长时间的探讨,并将自己研究中国三线建设的文章、有关三线航空史的几十万字的研究成果毫不保留地考给了他,目的是让他好好研究中国三线建设的成就,让这位有志于研究三线建设的博士弄出一份深层次的学术论文来。第三次对话时,我希望他在完成博士论文中,同时出一本关于三线建设的文学书,如果有志,还可以弄一个几十集电视剧。博士说,就博士论文他就感到三线历史的厚重,要写好就不容易,至于出书、写剧本他没有这方面的功底难以胜任。

而今天的《沧桑记忆》是由数以百计的三线人在“三线人家”微信公众号平台上发表的文章,用自己在三线企业的工作、生活经历抒发情感,反映三线人的工作、学习、生活状况,让更多人了解三线历史、了解三线人、了解三线精神。据“三线人家”群主谭丽娜著文介绍,“三线人家”群已经发展到700人,人员年龄从80岁到90后,地域分布全国20多个省市地区,并远至新加坡、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地。在《沧桑记忆》首发式上,谭丽娜女士在致辞时声泪俱下,感动了参加者们掩面而泣,场景或是经历过三线建设磨砺,情感饱含沧桑,又一次打开了往事如烟的记忆;或是抚今追昔的回望而动情表露。我从中理解了群主谭丽娜为何会热心于“三线人家”群微信的吃苦耐劳的服务。我在书写《回望三线》的纪实文学时,有一种困惑,有些学者和高官不是在认真研究三线建设的文化和精神,而是在全盘否定三线建设,并对三线建设大加污蔑。在我研究的过程中,我看到三线人的情怀与奉献,他们虽然一辈子清贫,却无怨无悔,他们的境界是何等的高。我是带着泪水完成这些研究与创作的。我不满足《回望三线》的结局,几经努力,又续写了《再造三线》的篇章,抒发我对三线建设的后续的期望,那不是我的一厢情愿,而是代表了三线人对未来的期望。我们不得不承认现在仍然有人对三线的过去与将来感到迷惑,于是三线人挺身而出,用自己的切身体会讲三线人的故事,也才有《沧桑记忆》的出笼。

这次在安顺举行《沧桑记忆》首发式,我应来自珠海的大学同学刘月鹏邀请参加的。他曾经在云马飞机制造厂工作过,是第二代三线人。这些年,他每年都要回安顺回云马,他说他的三线情是永久的,不可磨灭的。而在这次聚会中,我见到了至少有二十位老同志,见到了原云马厂的两任老厂长鲁智云、符史辉和“末任”常务副厂长吴伟荣,并与云马中学老校长蒋深林在嘉宾席同桌。这些老三线人大都七老八十的年岁,从外地风尘仆仆来到安顺,来到了他们曾经工作、奉献了青春的三线军工要地的安顺,当天又马不停蹄地区云马老区抚今追昔。他们在首发式上,回顾了曾经在云马、在贵航、在安顺的那些沧桑岁月,他们谈及过往、讲述三线,令席间的三线人泪水盈眶。原云马厂厂长、后担任贵州省国防工办主任的鲁智云解读说:三线精神就是云马精神,就是艰苦奋斗、自强不息的精神。首发式上,还有周君良、王刚、谭丽娜、黄银珍、杨银燕等一批仍然在打拼的三线人。

贵州省总工会副主席程安应邀参加了首发式,他对三线企业、三线人却充满深情敬意,他说他与三线人一直工作生活在同一个城市,有着密切的关系与情感,即使到了总工会工作,也一直与三线企业和三线人有着密切的接触交往,他敬重三线人,关注三线企业的发展,希望在发展中再造三线文化,弘扬三线精神。

从三线企业走向广东发展的中国商协会服务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主任王刚先生,用他的激情讲述了一代代贵州三线人始终在秉承三线建设精神,创造三线文化,创造三线新辉煌。王刚虽然到广东发展,却始终关注三线的发展。

诗人、总编辑周君良先生本生就是三线人,他在《贵州工人报》工作时、在总工会工作时一直在为三线企业鼓与呼,他的《三线赋》已经成为三线人诵读的经典篇章。君良说:上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的大规模三线建设,是新中国诞生后一次重大的经济战略调整。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三线是个文化符号,同时也是国防建设的里程碑,是艰苦创业的诠释,也是西部大开发的源头。三线建设者是尽忠而来,尽对领袖淳朴之忠,尽对祖国强盛之忠!时空转换,岁月流逝,三线的外延与时俱进地拓展,三线的内涵依然如故没有改变。当年的三线建设者有的已驾鹤西去,有的风烛残年,当然还有更多的值得后来者敬重的先辈们依然健在并瞩目着他们曾经抛洒热血、汗滴的西部热土。

诗人周君良赞叹:三线堪称奇迹,三线传承荣光;三线是家国,三线更是备忘!

 

 

 

作者:童鹤龄
编辑:省国防工会
上一篇:勤思考,多动手,不达目的不罢休——记贵州省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万江公司卢振羽
下一篇:对多元经营公司如何开展群众性创新活动的思考
推荐使用IE浏览器 6.0及以上版本     技术支持: 贵州佰仕佳信息工程有限公司